我们的网站为什么显示成这样?

可能因为您的浏览器不支持样式,您可以更新您的浏览器到最新版本,以获取对此功能的支持,访问下面的网站,获取关于浏览器的信息:

|本期目录/Table of Contents|

 《立法法》中的“根据”“依据”“不抵触”之辨——兼论行政法规及规章的立法权限

《嘉兴学院学报》[ISSN:1008-6781/CN:33-1273/Z]

期数:
 2017年第4期
页码:
 129
栏目:
 法律
出版日期:
 2017-07-15

文章信息/Info

Title:
 -
作者:
 肖  洒
 (浙江大学 光华法学院,浙江杭州 310008)
Author(s):
 -
 
关键词:
 行政法规行政规章根据依据不抵触
分类号:
 -
DOI:
 -
文献标识码:
 A
摘要:
 2015年新修改的《立法法》新增了对行政规章的限制:没有上位法“依据”,不得设定权利义务关系。此处的“依据”应作严格解释,即有明确的法条授权。理由可见于《宪法》和《立法法》配置立法权限时的不同表达。《宪法》明确区别了行政立法和人大立法:行政机关制定行政法规及规章时应遵循“根据”原则,地方权力机关制定地方性法规时只需遵循“不抵触”原则。《立法法》中虽用了相同的字眼,却通过列举立法权限等方式,悄然扩大了行政立法的权限范围,致“根据”之含义与“不抵触”无异,行政机关的职权也成了“根据”之一。“根据”的扩大或是“无法可依”之下国务院制定行政法规的现实需要,但同时带来了行政规章的滥觞。明确制定规章时的“依据”原则,可使《立法法》中行政法规和行政规章立法权限之区别得以明确界清。

参考文献/References

 -

备注/Memo

备注/Memo:
 -
更新日期/Last Update:  2017-06-30